徐仁修,這個名字或許對你們來說十分陌生,

但他一手創辦催生的「荒野保護協會」絕對是大名鼎鼎,

下面就請大家透過一篇報導,簡單的認識這位真心愛護大自然的探險家!

---------------------------------------------------------------------------------------

[荒野鏢客徐仁修 用鏡頭寫活自然]  【聯合報╱記者鄭朝陽】

「如果不是那頭生氣的母豬,我現在就是拿針筒的獸醫。」

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生態攝影家徐仁修笑談當年一頭抓狂母豬,如何改變他的一生。

家住新竹芎林鄉下的徐仁修,隨父親工作搬到台中霧峰,少時他一心想考台中一中,

沒想到考試當天忘了帶准考證,英文零分,一中無望。

沮喪幾天,父親鼓勵他思考:「不一定要念大學,當獸醫也不錯。」

建議他考台中高農,將來出國深造,但農場實習時,一隻發怒母豬又打翻人生大計。

 

抓狂母豬 害他獸醫當不成

母豬剛生完小豬,脾氣大得很,伸手為牠量體溫,差點就被咬。

老師徵求手腳最快的學生:「誰能打完針立刻跳出豬圈的?」

學校籃球隊長的徐仁修,帶著抗生素針 筒上前,只花一秒鐘就突襲成功,

但打完針的母豬暴跳如雷,狂追徐仁修。「我發覺我太年輕,似乎不能這麼早當獸醫。」

徐仁修報考屏東農專鑽研遺傳與育種,冥冥中為他走上「生態攝影」的路做了安排。

退伍後他到農林廳當種苗研究員,徐仁修接下調查野生蘭花的任務,

兩年間幾乎 走遍台灣山野,讓他見識到人為濫墾、農藥與肥料的濫用,正嚴重扼殺生態。

 

童年呼喚 一頭栽進生態裡

徐仁修回到故鄉新竹芎林,再也找不到兒時熟悉的青蛙、泥鰍,

「都被農藥毒死了,算一算,至少有四十五種物種消失了…。」

生態的急速惡化,催促他在一九七四年發表第一篇生態文章《失去的地平線》,

從此踏上寫作之路。為專心寫作,徐仁修辭掉公職,想到印尼發展,卻因當地動亂而喊卡。

「朋友罵我神經,只有爸爸說:年輕人是該到處多看看!」

徐仁修去不了印尼,也丟了工作,但他從不後悔;

白天他到工地挑磚頭,晚上寫文章,完成《家在九芎 林》、《月落蠻荒》等著作。

他說,決定自己要走的路,即使挑磚也不覺得苦,「若你不回到出發點,是沒有機會改變方向的。」

 

沒錢沒兵 鏡頭文字拚環保

 之後,徐仁修相繼應聘到菲律賓、印尼當短期的農場顧問,

開始進出雨林探險,因緣際會成了自由攝影作家,專心用照片和文字為保育荒野吶喊。

沒有固定收入,徐仁修靠有限的稿費過日子,

「很辛苦,但它訓練你如何規畫和實踐自己的目標,清楚自己的步伐。」

即使生活拮据,徐仁修仍結合同好,

於一九九五年六月成立荒野保護協會,成為台灣組織規模最龐大的環保團體創始人。

荒野協會的宗旨是讓保育觀念向下扎根,因 此生態演講和營隊,

鎖定九到十二歲青少年,要求父母陪同,曾是台灣唯一,也是世界獨創。

「他拍照會說故事,轉述很多師法自然的道理。」荒野協會義工廖惠慶說,

徐仁修的照片和文字宛如催化劑,喚醒她對自然的尊敬。

徐仁修說,台灣環境百病叢生,都是廟堂上這些官員小時候的生態教育沒教好所致,

「孩子喜歡大自然,長大做官、做事就不會做破壞大自然的決策。」

 回溯人生的上游,徐仁修說,專注生態寫作攝影、創立荒野,其實都在實現童年的夢想。

「荒野兩個字不是突然冒出來的,我小時候就有了。」小學四年級,媽媽教 徐仁修唱一首日文歌,

後來他用歌曲的旋律,自己譜寫了新的歌詞,歌名叫「紅蜻蜓」。

那些在荒野裡搖擺曼妙舞姿的紅蜻蜓,正是他童年美好的記憶。

 

荒野有情 拍下40萬個感動

別人眼中的荒野是不毛之地,徐仁修說:「那是寶地。」

徐仁修認為,大人常站在自己立場看事情的偏見,

「對我有利的叫益蟲,吃我農作物的是害蟲,跟我完全無 關的叫昆蟲。」

他說,若人用自然的角度看待荒野,荒野並不荒而是有情,「因為所有生命都來自荒野。」

 以攝影為荒野發聲,徐仁修說:「沒人教我拍照,我的攝影老師就是『國家地理雜誌』。」

他常逛舊書攤,買了數百本駐台美軍丟棄的過期雜誌,由其中的生態攝影 作品汲取養分。

在花園新城的住家,徐仁修有專門放幻燈片的房間,四十多萬張幻燈片是他對荒野情感的顯影。

「除非能感動我,否則我不隨便按快門。」徐仁修自認不是生態攝影家,而是大自然的「轉述者」,

他堅持每張照片都能說故事,而了解生態、耐心觀察是拍照前的基本功夫。

 

與猴對話 舞動的生命最美

比如在玉山拍台灣彌猴,徐仁修多次空手在棲地和獼猴博感情,

「我感覺猴子看我的眼神很輕蔑,或許在想:你這種動物動作慢吞吞,樹也爬不上,早該絕種了。」

徐仁修自認不是生態攝影家,而是大自然的轉述者,透過影像傳達最基本的自然法則,進而與自然對話。

要表現這樣的故事力,按快門是簡單又複雜的抉擇。「我只 拍生物動的時候。」

徐仁修舉例,飛舞花朵的蝴蝶最美,最具生命力,卻最難拍,

「看安靜停在花蕊上的蝴蝶,不過是既無知識內涵、也沒視覺吸引力的風景照罷 了。」

 拍了廿幾年、淘汰十幾台相機的徐仁修,年近花甲的身手不如當年矯健,

雙眼也得靠眼鏡調整老花的焦距,但他還是背起相機,

穿梭蠻荒雨林,用他的鏡頭繼續為大 自然行俠仗義。

出處: 【2009/04/19 聯合報】

 

問題討論:看完徐仁修先生的人生故事,請問他有哪段歷程或所說的話讓你印象深刻?

               當然要簡單的說說理由囉!

創作者介紹

YUREN52-602

yuren5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as30125w
  • 他最讓我印象深刻的話ˇ
    「對我有利的叫益蟲,吃我農作物的是害蟲,跟我完全無關的叫昆蟲。」
    有要說原因0.0?

  • 哇~~小琪搶到沙發!\(n_n)/
    理由當然要說的囉!

    yuren502 於 2010/03/19 10:06 回覆

  • 螃蟹﹛德憲﹜︷︸︷
  • 他讓我印像深刻的話
    父親鼓勵他思考:「不一定要念大學,當獸醫也不錯。」
    因為他沒有帶到准考證,可是爸爸既沒有罵他,也沒有責怪他,反而爸爸還鼓勵他不需要考到大學,考到台中高農就OK了!!
  • +10分

    yuren502 於 2010/03/21 21:16 回覆

  • 鍾采紜
  • 讓我印像深刻的話

    別人眼中的荒野是不毛之地,徐仁修說:「那是寶地。」
    徐仁修認為,大人常站在自己立場看事情的偏見,「對我有利的叫益蟲,吃我農作物的是害蟲,跟我完全無關的叫昆蟲。」
    他說,若人用自然的角度看待荒野,荒野並不荒而是有情,「因為所有生命都來自荒野。」
    我覺得這句話可以用來當作日常生活的用句,因為如果你只有站在自己的立場上想也不會顧別人立場的話那大家就不是只要支持自己就好了嗎??




  • +10分

    yuren502 於 2010/03/21 21:17 回覆

  • 佳欣= =
  • 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話是 他爸爸對他說:[不一定要唸大學,當獸醫也不錯.] 這句話讓我覺得他爸爸並不會對他很嚴格,不會因為他忘了代準考證,英文考零分,而罵他 我覺得他爸爸非常關心他 才會把這句話說出來的!!!

  • +10分

    yuren502 於 2010/03/22 10:19 回覆

  • as30125w
  • 原因是~
    他要我們不能只關心對我們有利的事
    也要去關心那些需要我們幫忙的人-ˇ-
  • D
  • 映像深刻的話:
    回到故鄉新竹芎林,再也找不到兒時熟悉的青蛙、泥鰍,

    「都被農藥毒死了,算一算,至少有四十五種物種消失了…。」

    生態的急速惡化,催促他在一九七四年發表第一篇生態文章《失去的地平線》
  • D
  • 因為 讓我覺得 她很關心 小動物 很棒!
  • D是哪位小朋友呢?

    yuren502 於 2010/03/25 09:45 回覆

  • D
  • 妳得學生.. 育仁國小 的... 6乙 .......
  • 哎呀呀~~這不是在搞神祕嗎?
    快現形吧!藏鏡人

    yuren502 於 2010/03/26 18:47 回覆

  • 軒ㄚ~
  • 對我來說最映像深刻滴一句話是

    我感覺猴子看我的眼神很輕蔑,或許在想:「你這種動物動作慢吞吞,樹也爬不上,早該絕種了。」
    這句話也太有趣了吧~
    竟然會說要和彌侯博感情!!
    看來徐仁修對大自然真的是一片真心呢!!
  • 悄悄話